你好,欢迎来到鸡东资讯
微信
腾讯微博
新浪微博
RSS
首页 > 文化 > >一根电话线 结缘锺叔河
一根电话线 结缘锺叔河
时间:2019-12-20 15:21:04   来源:网络    编辑:匿名 阅读:7次

    《给孩子读经典》 锺叔河  现代出版社

    ▌曾雪梅

    我与锺老的相识偶然又必然。2014年的时候我买了一本书《知堂书话》,上下两册,编者是锺叔河。那时的我还只是对周作人感兴趣,喜欢按照周作人的阅读书单去买书读,还不太了解锺叔河先生,觉得锺先生离我的生活太远。

    2016年的时候有朋友送了我一套《念楼学短》,作者是锺叔河先生,书里边都是不超百字的小古文,锺先生将其命名为“学其短”,同时还有锺先生译的现代文“念楼读”,以及锺先生读后的感想“念楼曰”。选文既经典又不落俗套,译文流畅生动不限于窠臼,并不拘泥于传统一一对应的文言文翻译,读后感精练深刻,每一篇读完都感觉增广学识,所以我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这些古文都是锺先生平时所读,他认为:“学其短,是学把文章写得短。写得短当然不等于写得好,但即使写不好,也可以短一些,彼此省时省力,功德无量。汉字很难写,尤其是刀刻甲骨,漆书竹简,不可能像今天用电脑写作,几分钟十几分钟就是一大版。故古文最简约,少废话,这是老祖宗的一项特长,不应该轻易丢掉。”

    锺老原本是准备给四个外孙女读古文用,可是四个外孙女都学了理工科,而且先后都出国留学,没有用上。然而积累起来出版成书,却也惠及了广大读者。

    2017年的时候出于编辑的职业敏感。我有心将这套《念楼学短》改成青少版,于是辗转打听到锺老先生的联系方式,冒昧又鲁莽地给他老人家打了电话。结果显而易见,锺老诚恳地拒绝了我。

    理由有三:

    与出版《念楼学短》的出版社合作一直很好,并不想改换出版社。

    年纪已大,精力有限,没法大幅进行改编。

    很感谢我喜欢他的书,看重他的书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是不出人意料的。我也并没有沮丧,正好请求锺先生给我买的这套《知堂书话》签个名,也顺便送了锺老几本我责编的书。

    几番交流中,跟锺老渐渐熟悉起来,虽然锺老拒绝了我出书的请求,但是对于我这种努力寻找选题的勇气还是很赞赏的。

    事情在2018年末的时候出现了转机。湖南美术出版社与后浪出版公司合作了新版的《念楼学短》,这一版的《念楼学短》获得了读者的广泛好评,以前只有文人圈了解锺老师这套书,敬重这套书,现在广大读者也知道了,真是一件大好事儿。

    这时我在电话中又跟锺老提起了将《念楼学短》改成青少版这件事,锺老答应考虑一下。我特别高兴,急忙寻找插画师,设计了几个版式,打印下来给锺老寄去。锺老收到后觉得也蛮不错,又提了些修改建议,我又继续完善,这样一来二去,书的雏形就已经渐渐出现了。

    锺老答应了,我特别雀跃。因为《念楼学短》这套书从未在湖南出版集团以外的出版单位出版过,我能拿到一个选本,真是感觉太荣幸了。确定书名、选定篇目、确定版式、签订合同、三审三校的意见反馈、封面方案、版式调整……这一切都是通过电话沟通完成的。

    篇目由锺老亲自选定,他认为先秦的经典才是古文最初的原貌,要想了解经典就应该从先秦经典中入手,像西方读书人首先要读柏拉图、读亚里士多德一样,读先秦经典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了解自己祖国历史文化的必经之路。要用现代的观点、方法和态度去读古代经典,所以他将书名定为“给孩子读经典”。

    在插画的风格上锺老也有独到而超前的见解。他说,既然是给儿童读的书,那就不要拘泥于写实,可以大胆想象、创意,不要禁锢了孩子们的头脑。

    2019年8月,在经过一系列出版流程后,《给孩子读经典》面市了。

    2019年10月15日,我从北京到长沙,来锺先生家拜访。电梯上到二十楼,出电梯后有四户一模一样的人家,左转走到尽头,一户门上有个铁牌,上写着“念楼”。敲了门,门打开,一位慈祥的长者站在门口迎接我们。

    锺老家的客厅两面都是书架,书架上满满地摆着书籍,显示着这屋子主人的品位,客厅一边放着一张台球桌,锺老的夫人在世时,两人常常一起打上两杆。

    因为在电话中交流了一年多,所以见到锺老后毫无陌生感,就像看到自家的长者一样。坐在客厅中,听着锺老的长沙普通话,忽然有些恍惚,仿佛这样的情景曾经发生过。锺老讲了自己读书的经历,还勉励我也要努力编自己的书或者写自己的书。他说,编辑应该让自己成为书的主体。叶圣陶当年不过是个小学老师,但是他领着学生一起编写了《十三经索引》,成功地解决了人们检索经文的困难,给后学者带来极大的方便。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讲者认真,听者入迷,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。本想就此告辞,但是锺老盛情留饭,于是在锺老家蹭了一顿午饭。保姆做了四个小菜,简简单单,每人面前摆了两副筷子,一副吃饭,一副夹菜,小细节非常感人。

    走前,请锺老为我九岁的女儿写几句勉励的话,锺老在《给孩子读经典》的扉页上写着:“小朋友,你的妈妈是个好编辑,你要向她学习,好好读书啊!”

    锺老今年八十八岁,米寿了,他正在整理自己的文集。《给孩子读经典》入选了中版好书2019年度榜、获得了“新浪育儿盛典2019年度妈妈信赖的养育图书作者奖”,作为贺寿之礼送给他老人家吧。


合作媒体
发型设计
电影网
爱卡汽车
网站法律顾问:ITLAW-雄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