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来到鸡东资讯
微信
腾讯微博
新浪微博
RSS
首页 > 音乐 > >致命吸引力:前乌干达总统伊迪・阿明的血腥三角恋
致命吸引力:前乌干达总统伊迪・阿明的血腥三角恋
时间:2019-09-30 16:26:52   来源:网络    编辑:匿名 阅读:83次

当地时间9月28日,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最终在他的家乡库塔马下葬。这位走过95个年头、带领津巴布韦独立,却也导致津巴布韦陷入长期经济困境的领导人,结束了他毁誉参半的一生。

在非洲,不少领导人都极富争议。其中以三位“暴君”最为著名――前乌干达总统阿明、中非皇帝博萨卡和前扎伊尔总统蒙博托。他们都是以发动政变上台的,以杀人不眨眼、挥霍无度、奢侈淫逸而闻名。

而其中最为残暴的当属前乌干达总统伊迪・阿明・达达,1971--1979年统治乌干达,被称为“非洲第一魔王”。

据统计,在阿明统治乌干达的8年里,乌干达共有30万人遭到了残忍处决。

阿明的第五任妻子

1975年7月,阿明在尼罗河大厦(今坎帕拉塞雷纳酒店)迎娶了他的第五任妻子萨拉・乔拉巴,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Yasser Arafat作为伴郎出席了婚礼。

乔拉巴很快就成了公众聚焦点,她常常和阿明总统一起出席国家活动和体育赛事。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然而,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――他们的婚姻导致了著名音乐家杰西・吉塔・卡西里乌的遇害。杰西是乔拉巴的情人兼乐队成员,他在阿明这位最残暴的“吃人”总统面前宣称乔拉巴是属于他的。

常驻乌干达的荷兰记者兼制片人迈克・范・奥斯特胡特拍摄了一个纪录片,片中提供了关于这一场乔拉巴,杰西与阿明总统间的三角恋的第一手资料。

这部时长1小时7分钟的纪录片采访了杰西的前乐队成员、老一辈音乐家、家人、阿明的同事以及了解乔拉巴和杰西之间关系的知情者。

杰西・吉塔・卡西乌里

根据该片所叙,1974年8月4日早晨,卡西里乌被阿明那臭名昭著的国家调查局特工们逮捕,并被捆进了汽车后备箱中,至此,他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三角恋伊始

这一切的祸端是,17岁的“跳舞皇后”,美丽的萨拉吸引了阿明的目光。

鹤乐队的两名创始成员托尼・森克贝耶和克莱德・马亚尼亚也接受了采访。

森克贝耶称:“我负责音乐的编排,我们演奏了很多西方音乐。当刚果音乐流行起来的时候,我们把这两种声音结合起来,得到了我们所说的鹤的声音。”

他回忆道,年轻的吉他手杰西・吉塔・卡西里乌在后来加入团队,杰西常常自己创作歌曲。

与此同时,萨拉和其他舞者加入鹤乐队,并训练她们成为台前舞蹈家。

“杰西和萨拉是一见钟情,他们亲密无间。彩排一结束,他们就会去看电影。”

乐队另一名成员卡苏乐提到:“我们当然都知道萨拉是杰西的女朋友。他们在阿明出现之前就在一起了。

我们告诉杰西,‘嘿,你可得小心了,我们听说了阿明总统在和萨拉约会。’然而杰西却很冷静地对我们说,‘这没什么。什么都不会发生。’要我说的话,我觉得萨拉只是在和阿明这种蛮不讲理的男人周旋,她仍旧会回到杰西身边。”

萨拉在杰西和阿明之间挣扎,她分别在他们两人家里住了一段日子。

杰西告诉他的朋友们称,自己似乎正被国家安全局的特工跟踪。很明显,这一定是因为萨拉和总统的关系。总统是要吓退杰西。

“我们在斯匹克酒店开了个小会讨论杰西的困境。我们问他要不要离开萨拉,他说他不离开,因为他们是相爱的。

然后杰西站起来,离开了我们。我们逼他离开萨拉,他不愿意,于是他就离开了鹤乐队。但后来他重新回归了乐队,我们可以看出他们疯狂地相爱,他们的情感淹没了他们的理智。”马亚尼亚如是感慨。

“杰西是固执的,我们都知道这段感情的走向很危险,这也是为什么我想出了‘什么是爱’这首歌。”森克贝耶说道。

这首歌也是他们乐队的代表作,它描述了爱情是如何困惑了一个年龄的灵魂。歌曲灵感部分来源于杰西的死亡。

在这段三角恋的高峰期,杰西创作了Ggwe Nonze(《我的选择》)这首歌,在歌中他恳求萨拉接受他的求婚,并愿意为她而死。

后来,杰西就真的死了。甚至在确认了杰西是被阿明的特工们抓走之后,他的家人还被特工们警告,永远不要谈论他。

当地没有一家媒体报道了杰西的消失和死亡。他的尸体,就像是当时很多受害者一样,消失得一干二净,他的家人连个像样的葬礼都不能为他办。

三角恋的落幕

1979年4月,阿明政权倒台,阿明和萨拉潜逃出境。

萨拉因癌症死于2015年6月11日的伦敦,并被葬在瓦机索区。

阿明早在2003年因肾衰竭而死于沙特阿拉伯吉达,同时也被埋葬在了那里。

制片人迈克・范・奥斯特胡特告诉《东非人报》,杰西遭遇了最不公正的待遇。

“我并不想拍一个政治性的纪录片,我只想表达,在那样一个野蛮的政权统治底下,一名像杰西・吉塔・卡西里乌这样的普通人是怎么被毁灭的。

我想把焦点放在这位音乐家身上,并希望能展示出在惨无人道的现实之中,还有一些人勇敢地选择坚守爱情。

把这些故事以书籍和影片的方式保存下来是尤为重要的事。

即使已经过去了75年,小说和纪录片依旧能拍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发生的种种故事,我相信,电影也应当并需要展现出乌干达过去的种种困境。”

“在杰西事件中,他的家人和朋友被强权逼迫,只能对他闭口不谈,就像他从未存在过。我希望我的这部纪录片能稍稍为杰西平反正名。

我们电影人不仅要在乌干达提醒社会保持警惕,就算是被认为发达国家群聚的欧洲,丑陋的旧政治似乎也正在冒头。

我希望这部影片也能在西方产生些影响。杰西为爱丧命的故事并不难理解,这使得对乌干达不了解的局外人也能产生兴趣。”范・奥斯特胡特表示。

文/王冠霄

图/网络

【DAILY MEDIA 出品】


合作媒体
发型设计
电影网
爱卡汽车
网站法律顾问:ITLAW-雄律师